记中铁一局信号女工班-地铁“大脑”的“绣花师

阅读:次 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9-03-09

记中铁一局信号女工班:地铁“大脑”的“绣花师” 新华社郑州3月5日电题:地铁“大脑”的“绣花师”——记中铁一局信号女工班  樊曦、李嘉南、薛宇航  “三八妇女节”即将来临之际,记者来到中铁一局电务公司承建的郑州轨道交通5号线信号系统工程施工地采访,见到一支均匀年龄只要20多岁的女工团队。她们用巧手和慧心为地铁列车“绣”出“智能大脑”,成为铁轨边的一道靓丽景色。  作为行车的“指挥中枢”,信号系统控制着整个线路上一切列车的运转调度,被形象地称作地铁列车运转的“大脑”。  “这个‘大脑’很精密杂乱。别看地铁站的信号设备室不大,里边大概有6万多根配线,均匀一根20米长,加起来有1200公里,几乎是京沪高铁线的间隔。”中铁一局电务公司信号女子班组班长邵宏琴通知记者,5号线全线有32个车站,190多万根配线,不容有一丁点过失,每一处都得精准无误,否则会直接影响列车的安全运转。  信号设备室的配线作业首先是放线,要根据图纸将各类线缆敷设到指定方位;然后校号核对,查看敷设的线缆方位,再把核对后的线缆分类绑扎规整,制造线缆成端;最终再次校号,保证每根接线准确无误。  流程虽不杂乱,但进程却犹如绣花一般精密。设备室一个个信号柜里有红黄白绿各色线缆,粗细纷歧,犹如大脑神经线路般错综杂乱,让人看着都觉得目不暇接。  “像这个两平方米巨细的信号柜里单放线就要1000多根,把线放到指定的方位后,咱们还要一根根的核对,单核一遍就要三四天的时刻。一根1公分粗细的数据驱动收集线里还有32根细如发丝的线,需求一根根刺进相应的端口。”班组里最年青的女工、1998年出世的惠春莹说,上班一年来,最大的收成是磨炼了耐性,收成了仔细和专心。  这个女子班组共有15人,除了47岁的邵宏琴外,清一色的是惠春莹这样的“90后”。女子班组最早成立于1994年,那时邵宏琴是班组里最小的女工,现在成了最年长的大姐。  “作业了25年,最自豪的是作业过10多条线路,从时速七八十公里的一般铁路到时速超越350公里的高铁,再到贯穿城市经济带的市域铁路、城市地铁,见证了咱们国家轨道交通开展最快的韶光。”邵宏琴自豪地说。  在小小的设备室里,邵宏琴带着年青的姑娘们发扬工匠精力,用女人特有的细腻,不断提高城市轨道交通信号系统配线的工艺水平。记者看到,除了保证配线的精准,姑娘们还极力保证配线工艺的美丽。各式的线缆、规格型号纷歧,有时候还受气候冷热的影响变得“不听话”,她们诲人不倦地捋顺、固定,一遍遍评价作用,直到做出最满足、最美丽的姿态停止。  长时刻的布线、剥线使许多女工的手掌布满了老茧,特别到冬季,手都会呈现不同程度的皲裂,有时很疼。但看到死后像工艺品相同的劳动成果,咱们从内心里感到高兴。  “看护地铁运转安全不允许出一点错。咱们的作业比绣花还要谨慎,只能一百分,只争一百分。”邵宏琴说。